创建
文明播报 未成年人 道德模范 志愿服务 新华好人 公益活动

【百战老兵风采录】贾英

发表时间:2022年04月22日

【百战老兵风采录】贾英

贾 英

百战老兵风采录

1927年8月1日,南昌城头一声枪响,一支新型的人民军队登上历史舞台。95年浴血荣光,95年红旗漫卷。这支英雄的军队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,带领中国人民走出苦难、得到解放,翻身做主人;进入新的历史时期,中国人民解放军加快改革转型,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,正在向世界一流军队的目标奋勇前进。为更好地宣扬我军光荣历史,展示革命军人形象,我们将于近期刊登百战老兵风采录,共同追忆那段峥嵘岁月,英雄史诗,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华诞,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!

人物简介

【百战老兵风采录】贾英

贾英,男,河北安新人,1928年10月出生,1941年4月入伍,1945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参加抗美援朝战役(1951)历任宣传员、护士、护士长、主治医生、所长、处长、后勤部副部长等职。荣获抗日纪念章、抗美援朝军功章、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、70周年纪念章。

一九五一年春节后,解放军十九兵团(杨罗耿兵团)奉命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当时任64军医院二所主治医生的贾英同志随军参战。

★跨过鸭绿江——静悄悄的奔袭

原来觉得参加战斗不容易,到朝鲜才知道,赶到战场更不容易!那个时候美国鬼子空中封锁得很厉害,我们从丹东入境朝鲜,主要是经过鸭绿江大桥,敌人天天轰炸我们这条生命线,大桥也是经常日夜抢修。兵团要求以最快的速度开赴前线,千军万马等这桥肯定不行,上级决定,部队不坐火车,不等汽车,而是架设浮桥,徒步开进。朝鲜的冬天真冷啊,地上厚厚的积雪,走起来一擦一滑,有时相互搀扶都站不稳,更何况敌人占尽空中优势,每天不停的巡逻和轰炸,我们只能白天不走晚上走,大路不走小路走,翻山沟,穿树林,行军宿营就是在冰雪地里躺着靠着。每个人还要背着武器弹药和粮食等用品,都是负重三四十公斤。在这样极端的条件下,我们仅用半个月就抵达了三八线前沿阵地,随即展开紧张的战前动员和练兵,任务是打第五次战役。

★守护古邑里——隐蔽式的治疗

四月下旬,五次战役打响,首战就是抢渡临津江,当时医疗抢救工作分成两个救护梯队,第一个临近前线,负责伤员应急处理和抢救,第二个负责后送和接续处理。我们第一梯队大概有百十来人,临时救护所设在临津江北岸,一个大概叫古邑里的小山庄。虽然没有在最前线,但分明能感受到敌人非常凶恶,战斗异常惨烈,医护所气氛非常紧张。因为战斗刚刚打响,伤员就陆陆续续地送下来了,真是来得急、来的快、来得多,仅仅一个上午就收容了一千七百多名伤员,而且绝大部分都是爆炸伤、烧伤、复合伤,伤情很重,那情景至今不愿描述,真是让人心疼啊。这么多的伤员如何安置,确实让人挠头。幸好对战场救助的多种预案准备充分,立即把伤员分为三类,轻伤员、能行动的、能自理的伤员到战壕休息,分成小组相互照料。重伤员处理后就在山谷间打地铺安放,安排医护人员照料。那些随时可能危及生命的重伤员则进入村庄,紧急处理伤口,尽量挽救生命。所有的医护人员争分夺秒地开展工作,饭都顾不上吃,说真的也没饭可吃,因为所有的人都投入了救治工作。这还不能安心,还要一边手术治疗,一边侧着耳朵听信号,万分警惕地防范敌机空袭,随时准备隐蔽。我们担负的本来是简单的院前救治和收转任务,但在敌人疯狂的空中绞杀下,后方车辆上不来,只好依托自己,就地取材,竭尽所能地开展医疗救助,还要想方设法地筹集食品药品等生活物资,保证伤员的基本生活。

要说我们的伤员真是毛主席的好战士。他们克服风餐露宿的艰难,克服低温天气的煎熬,还要强熬着难以忍受的伤痛,没有一个人呻吟喊叫,而是互相体贴、互相帮助、互相鼓励。一直拖到第五天的夜里,才上来了100辆卡车,把伤员转到后方医院,还好后送没有发生任何问题,保证了安全。现在想来,百十来号人五天组织上千名伤员的医疗救治和管理,还要防范小股敌特袭击,没有发生大的问题,完全得益于战前充分的准备和教育。

后撤小汉江——积极性的防御

战事紧张,还没顾得上休整,上级就又发来催促电报,命令我们火速赶到另一个前线——小汉江。这次老天爷相助,阴云布雨,没有敌机干扰,我们连夜行军,次日上午就赶到了小河江。与大部队接头请示任务,顾不上休息,放下背包就投入工作。干了一天,都筋疲力尽,准备吃晚饭的时候,院长过来了,表情沉重地告诉我:“敌情有变,李奇威兵团从西面快速包抄过来,妄图控制临津江,切断我们的后路,上级命令今夜必须撤回三八线出发地。”当时的志愿军真是艰难啊,后勤保障非常困难,个人携带的口粮往往只能支撑六七天,迫不得已只能后撤。撤退的时候,天已擦黑,为了躲开大路上来势汹汹的敌人,部队只能在山间小路上穿行,敌人飞机的探照灯在头顶上晃来晃去,马达声都听的很清楚,他们在大路上机械化行军也受限,难以发现我们,敌人合围企图终究没有实现,我们在拂晓前回到三八线。真是侥幸的,如果我们晚上去一天,情况怎样就很难预料了,这次志愿军后勤人员损失很大,物资丢失也很多。我军后来总结经验教训,认为想一股作气把美帝赶出朝鲜半岛的愿望是好的,但目前看条件不具备,从此毛主席指示,由进攻转为防御,固守三八线,以逸待劳消灭敌人,持续积极防御,也就是以不断的小规模的进攻,达到防御目的。

固守平壤城——金灿灿的胜利

我们六十四军在三八线固守一年后换防到二线,在朝鲜平壤附近进行休整,战局已定,我们前突困难,敌人想进也妄然,防御作战两年敌人伤亡很大,我军伤亡很小,再打下下去,美帝输的又惨,一九五三年七月,迫使美帝在停战书上签字,当夜我们从东线凯旋回国。这次抗美援朝作战比以往的国内战斗伤亡都大,是一场恶战,但我们以落后的装备战败了武装力量强大的美帝国主义,打出了军威和国威,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不仅令世界人民刮目相看,更挽救了朝鲜人民共和国。

前段时间,我看中央电视台播放的大型历史文献纪录片《上甘岭》,把我又带回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心情激动,感慨万千,特作诗一首。

北风凛冽雪花飘,鸭绿江上渡浮桥;

登上朝鲜新义洲,三八前线是目标;

沿涂城镇皆炸毁,残垣断壁乱糟糟;

鲜民群群往北逃,妇女头顶沉重包;

老人哭泣娃娃叫,扶老携幼受煎熬;

触景生情恨美帝,抗美援朝是正道;

如果我们不援朝,唇亡齿寒更糟糕;

祖国人民嘱托我,坚决打败美强盗。

来 源:区人武部


上一篇:【百战老兵风采录】杨根武
下一篇:没有了